正在积极自救的阳光城,日前将永康众泰小镇项目折价转让,距离入手不到一年。

众泰小镇项目曾被公司视作扩大浙江市场的储备资源,转让实属迫不得已。在债台高筑之时,公司已通过卖物业、处置银行股权及酒店资产等手段筹措资金,迄今违约债务仍超300亿元。

大股东福建阳光集团也在想办法,昨日不惜血亏出让ST龙净控制权以回笼资金。

卖子自救

在阳光城城深陷流动性危机之时,实控人林腾蛟拒绝躺平,着手通过各种方式获取资金。

昨日,ST龙净(600388.SH)公告披露,控股股东龙净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阳光瑞泽、阳光泓瑞拟将合计所持公司15.02%股权转让给紫金矿业,转让价格10.80元/股,对价17.34亿元。

同时,龙净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阳光泓瑞同意在持有龙净环保股份期间,将其持有公司剩余股份1.07亿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10.02%)的表决权无条件、独家且不可撤销地全部委托给给紫金矿业行使。交易完成后,紫金矿业合计控制公司2.68亿股股份表决权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5.04%,成为控制股份表决权比例最高的股东。

今年2月,紫金矿业(601899.SH)作为战投方被引进公司,彼时耗资8.23亿元获得10%股权,仅3个月再拿下公司控制权。

此次股权出让方背景令人关注,股权穿透后,ST龙净最终受益人为林腾蛟和吴洁,二人同时控制福建阳光集团,后者持有龙净实业48.292%股权,且控股阳光瑞泽和阳光泓瑞。同时,福建阳光集团还是阳光城(000671.SZ)第一大股东。无论是福建阳光集团,还是阳光城如今均被债务拖累。

据福建阳光集团3月公告,通过阳光开曼发行的两笔美元债券未能按期支付应付款,应支付本息合计约1.31亿美元。

现在看来,这笔交易并不划算,结合目前公司财务状况,有亟待资金甩卖之嫌。

2017年,林腾蛟从周苏华手里获得ST龙净相关股权,耗资36亿元,股权转让价格为约20元/股,此次转让相当于腰斩。

两天前,阳光城将旗下永康众泰小镇6宗地块项目也打折出售。这个项目公司子公司浙江阳光城旗下高华置业于去年7月耗资61.45亿元获得,日前以57亿元转让给滨江集团全资子公司杭州缤慕。

众泰小镇本就是一个烂尾项目,在众泰汽车破产重组过程中过户至金华虹光名下。其后,金华虹光再转让给永康智信,最终阳光城在去年接盘。

彼时,阳光城经过多年发展,业绩增速已经放缓,突然接盘宗地面积35.24万平方米的文旅项目,并不轻松。

作为这个项目的接盘方,滨江集团(002244.SZ)看起来较为从容。昨日公司宣布上述收购对价支付及股权变更已完成,如果高光置业及其子公司金华虹光对浙江阳光城14.98亿债券最终豁免,这次收购楼面价约9000元/平方米。

债务压顶

2021年,对于阳光城来说不是一个好年份,不仅二股东泰康系在年底割肉离场,从去年底至今人事震荡不断,原执行副总徐爱国、阚乃桂、朱荣斌等先后辞职。被林腾蛟2017年挖角来的几大中海背景高管,目前仅吴建斌在岗坚守。

高管队伍里,朱荣斌或许最惨。2018年,他以7.15元至7.94元投入将近8000万元增持公司股票,辞职时仍持有1175.44万股,浮亏过半。

经营状况骤变,是人事变动、股东撕破脸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2021年,公司未能完成年度2200亿元销售目标,仅实现销售额1838.1亿元,排名行业第19位。

去年,由于达到结利条件的房地产收入大幅减少,以及计提存货跌价增加等因素,导致业绩变脸。

全年实现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25.26亿元、-69.52亿元,同比分别下降48.25%和233.17%。其中,房地产业务板块收入376.67亿元,同比下降52.25%。

据年报,去年底,公司已到期未支付债务本金合计301.91亿元。其中,境外公开市场债券未按期支付本息累计1.09亿美元,境内公开市场债券未按期支付本息累计81.67亿元。

5月7日,建设银行披露阳光城20阳光城MTN001违约后续进展公告显示,截至4月27日,公司实质违约债券9支,合计金额86.55亿元,其中银行间债券7支,违约金额66.55亿元。

今年阳光城的经营状况依然没有改观。一季度,公司实现收入18.57亿元、归母净利润-14.97亿元,同比分别下降75.32%和408.32%,资产负债率增至89.32%。截至3月底,公司现有货币资金155.8亿元,难覆盖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0.5亿元。

在解困过程中,林腾蛟决心很大,带领公司不断瘦身偿债,还得应对市场疲软的形势。林个人在今年2月被福州中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为6亿。

看来阳光城要彻底解除流动性危机,还有很长一段路。

Author